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钟可情等到风雨花满楼(钟可情谢舜名)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钟可情等到风雨花满楼(钟可情谢舜名)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钟可情等到风雨花满楼(钟可情谢舜名)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7

小说内容介绍

钟可情谢舜名的小说叫什么?哪里阅读全文?本站共享了钟可情等到风雨花满楼(钟可情谢舜名)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钟可欣难以置信地瞪着她的衣服,口中喃喃:“这不可能,不可能!我刚刚明明看到了……”她转过身,握住钟妈妈的手,“妈,你要相信我,我刚刚真的看到有很多血!”

小说摘要

正当她痛苦沉思之际,门铃响了。
李嫂开了门,面露慌张之色望着季奶奶和钟可情,道:“老太太、子墨小姐,外头来了两个警察。”
季家是清白人家,最讨厌跟穿制服的扯上关系,季奶奶面上微微露出几分不悦,冷哼了一声道:“问他们有什么事,没什么大事的话就打发走,免得吓到小墨。”
“是。”
李嫂和门外的人小声交谈了几句,那两个警察一个将她拉住,一个则直接破门而入。
李嫂在外头喊着:“别***!别吓到我们小姐!老太太,老太太……我拦不住他们……”
一高一矮的两个穿着浅蓝色制服的警察闯了进来,钟可情蹙眉看过去,高个子的那个,右臂上挂着不少勋章,头衔应该不低。
季家向来遵纪守法,季奶奶见他们这般不懂礼貌,很是生气。
矮个子的警察连忙上前,赔笑道:“季老太太,打搅了……”
“有事说事,没事出去!”季奶奶眉头一拧,冷声打断。
“是这样的。昨晚城郊的钟家老宅发生特大爆炸,根据现有的线索,我们怀疑此事与季子墨小姐有关,想请她随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他顿了顿,似乎是害怕自己的身份不够,指了指身侧的另一个警察道,“这是我们刘督察。”
姓刘的表情严厉,即便是面对名声赫赫的季家懂事长季老太,也没有低头打招呼,足可见他在局里的地位。
“子墨昨晚一直呆在季家,怎么可能跟爆炸有关?”季老太横出手臂,拦在季子墨面前,“季家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没我的同意,你们谁也不许动她!”
刘督察目光一冷,视线落在钟可情身上,眉头抬也不抬,看似不屑地对季老太道:“案发现场找到一个被炸毁的手机,我们经过技术修复,查到最后一条通话记录是季小姐打来的,手机被设置成自动接听状态,那通电话接通的时候,钟家的煤气被人割了,引发爆炸,我们怀疑这是季小姐预先设好的局……”
刘督察缓缓抬起头来,冷锐的目光望向老太太眼底,“全部的线索都指向季小姐,季小姐难道不应该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吗?”
“我知道季家家大业大,我们小市民得罪不起,但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要季小姐真的做了,我保证抓她!”刘督察字字狠戾,咄咄相逼。
他底气十足,明显是有后台的。钟可情见季奶奶有些站不稳,连忙扶着她坐下来,又转过身对刘督察道:“我这就跟你们回去做笔录,还请你们快点离开季家!”
“不行!”季奶奶一把将她拉住,“小墨,你从小最怕那种地方,奶奶怎么能让他们带你走?”

钟可情等到风雨花满楼在线阅读

钟可情伸出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问道:“大表姐,你这是怎么了?”
钟可欣吓得连连后退,“你别过来,别过来!”
钟可情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看似哀怨地叹了口气道:“唉,衣服都湿了。”说着,她自顾自地拿了床头的吹风机,插上电板,小心吹着衣服。
钟可欣则从床榻上跌跌拌拌地爬下来,朝着房门口冲去,三两步跑到前堂,口齿不清地对着钟妈妈钟爸爸道:“房间里……有,有鬼!”
钟妈妈钟爸爸都不是相信鬼神之人,带着几分迷惑,打量着钟可欣。
“孩子,你一定是太伤心了,看花了眼。”钟妈妈安慰着。
钟可欣急得直跺脚,道:“是真的!你们快跟我进房间看一下,就是子墨……子墨身上全是血!”
不远处的季奶奶听了,心中一惊,赶忙跑过来问:“子墨那孩子出什么事了,什么全身是血,你快说清楚!”
惊动了季家的人,钟爸爸只得跟着钟可欣回房间看看。
钟可欣推开房门,彼时钟可情正背对着他们,拿着吹风机小心吹着裙子。
钟可欣见了,随即便惊得面色惨白,指着钟可情的背影道:“就在那里,她胸口全是血,全是血……”
季奶奶一听,慌忙唤道:“子墨,子墨……”
钟可情应声放下手中的吹风机,而后转过头来,笑对大家,一脸迷惑地问道:“这是怎么了?大家怎么都聚在这里。”
白裙子胸口的位置干净无瑕,钟可情满目茫然地看着大家。
钟可欣难以置信地瞪着她的衣服,口中喃喃:“这不可能,不可能!我刚刚明明看到了……”她转过身,握住钟妈妈的手,“妈,你要相信我,我刚刚真的看到有很多血!”
苏打水被吹干,酚酞的颜色自然褪去,又恢复最初的纯洁干净。
钟可情朝这边走过来,对着钟妈妈钟爸爸,问道:“姨父姨母,大表姐这是怎么了?”
季奶奶惊魂未定,小心翼翼将钟可情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确定她并没有自残,才转身对钟家爸妈道:“小墨没事啊,可欣一定是伤心过度,产生幻觉了。”钟可欣瑟缩地躲在钟妈妈怀疑,一边拼命地摇头,一边辩解道:“我没有产生幻觉,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看到了!”
事实胜于雄辩,钟可欣越是辩解越是会让人以为她精神失常。钟可情在心底冷冷一笑,其实她那看似聪慧的长姐,也不过是愚不可及之人!
“大表姐,我扶你去床上休息一会儿吧。”钟可情说着,便要上前搀她的手。
钟可欣惊慌之下,抽了茶几上果盘里的水果刀,紧紧握在手中,对准钟可情道:“你别过来!走开!”
在场的人都被钟可欣吓到,季奶奶赶忙将钟可情护在怀里,道:“子墨,你大表姐一定是脑子出了些问题,你千万别靠近她,以免伤了自己。”
钟可情委屈地点头,便随着季奶奶出去,临了她还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
钟爸爸钟妈妈从钟可欣手中夺过水果刀,赶忙将陆屹楠喊进来,道:“陆医生,可欣她现在情绪不稳定,你快给她打一针镇静剂。今天来的客人很多,可别闹出什么乱子,可情的身后事够大家忙的了,可欣千万不能出事。”
陆屹楠见钟可情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想来确实是精神失常,便朝着钟家爸妈点点头,“伯父伯母放心,可欣就交给我了。”
钟家爸妈这才安心地出了房门。
钟可欣瑟缩在床上,看着陆屹楠从床下的急救箱里翻出镇静剂和注射器,目光中的惊恐愈来愈深,她拼命解释着:“屹楠,我没病,是可情她回来了,她附在子墨身上,回来找我了……”
陆屹楠无奈地摇摇头,“还说你没病,你这都说的什么跟什么。这世上又没有鬼,可情怎么会回来,她的尸体还在灵堂里摆着呢!子墨确实跟可情关系好,她最多是吓吓你,怎么可能变成可情了呢?”
看着陆屹楠手持注射器逼近,钟可欣慌乱地摇头,“是真的!我看到她心口露出好大一个血窟窿,全都是血……”
陆屹楠无奈地一咬牙,叹道:“可欣,你别这样。你再这样下去,我们的秘密迟早会曝光的,我觉得你现在精神失常,你需要休息。”
说着,他不顾钟可欣的挣扎,一针便扎在了她胳膊上,令她晕沉沉昏睡过去。
钟可情站在房门外头,从缝隙里看到这一切,嘴角弯弯勾起:钟可欣、陆屹楠,我的复仇才刚刚开始而已。
“来了!来了——”
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尖叫声,完全不顾忌这里是灵堂,死者需要安息。四处都是镁光灯,仿佛将娱乐现场搬到了钟家大宅。
“是谢少来了!”

钟可情等到风雨花满楼全本章节

“谁做的?”季奶奶素来疼爱孙女儿,听到这样的噩耗,连步子都站不稳了,将一侧的花瓶砸得粉碎,一脸怒火地瞪着那两个外来入侵的母女,斥道,“好端端的,子墨为什么会***?是不是你们两个逼她了?”
“冤枉啊。”江美琴这才回过头来,一脸泪痕,梨花带雨地望着季正刚,“正刚,你可要为我们母女两个做主。是子墨她在学校里跟几个女孩子打架,子珊去拉架,却被她甩了一巴掌,依我看,她是因为内疚才***的……”
江美琴边哭边伏在被子上,“可怜的孩子,这才十六岁,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忽然,被子底下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江美琴背脊一震,吓得浑身直冒冷汗,整个人都被骇住了,难以置信地瞪着席梦思。
听她们母女唱了半天大戏,钟可情这才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仰着身子坐了起来,用一脸没睡足的表情望着江美琴,问道:“这位阿姨,你是谁?我不过是睡个午觉,你好端端的,来哭什么丧啊?”
江美琴不可思议地望着季子墨,“你怎么没有死?”
钟可情轻哼一声,“这位阿姨,你很希望我死吗?”
江美琴被她问得噎住,道:“床边上都是血,我们……我们以为你***了。”
钟可情眸光一转,缓缓一笑,问道:“是以为我***了,还是希望我***啊?”
“你……你这说的什么话?”江美琴额头渗着汗珠,说话变得结结巴巴。
钟可情装出一脸委屈的表情,凄楚可怜地望着季正刚,“爸,我的手好疼,方才削水果,不小心划伤了自己。”
钟可情扬了扬手,手腕处点点血痕便透过纱布渗透出来,季奶奶见了,心痛无比,赶忙对身侧的老佣人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打120?”
佣人琴妈慌忙点头。
钟可情小心翼翼地辨别着这些人的心思,季奶奶明显是心疼季子墨的,可那季正刚从头至尾都只是面无表情地站着,仿佛并不在意女儿的生死。
季奶奶这时才想起了什么,恶狠狠瞪了一眼房门口站着的张嫂,冷声斥道:“子墨小姐受了伤,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我从前说过的话,都当耳边风吗?”
张嫂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目光时不时瞥向床边上的江美琴。
江美琴则是恶狠狠地瞪回去,像是在警告。
季奶奶很快就发现了猫腻,紧咬着下唇,伸出食指,满脸怒气地指向江美琴,冷喝道:“是不是你这个贱女人又在搞鬼?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许你动子墨一根汗毛!”
钟可情静默躺在床上看着,也不说话。
季正刚一心维护那对母女,横出身子来,将季奶奶拦住,道:“妈,这事指不定就是子墨那丫头的恶作剧,你不要什么事都往美琴身上推,她究竟是我的女人。”
“恶作剧?你的女人?”季奶奶气得咬牙,伸手便给了姓江的一巴掌,“割腕能是恶作剧,你让她自己去割啊!她是你的女人怎么了?我偏就要打她!想进我们季家的门,就得受我管,否则免谈!”
“妈,你……”季正刚心疼地去扶江美琴。
季奶奶冷笑一声,“我怎么了?”
季正刚气得跺脚,“你真是不可理喻!”
季奶奶又道,“是我不可理喻还是你不可理喻?你老婆还没死呢,你就赶着接***进门,你让季氏的那些老股东们怎么看你?”
原来又是***插足,赶跑正室的故事。钟可情总算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慌忙从床上爬下来,虚弱着身子走到季奶奶身边,劝道:“奶奶,我只是流了点血而已,你别怪爸,这件事就算了吧。”
她表现得越是通情达理,季奶奶便越是对那对母女恨之入骨。
站在江美琴身边的季子珊忽然发起狂来,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分明是她设计陷害我和我妈!她还在学校打了我!”

小编今天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大家共享的钟可情等到风雨花满楼(钟可情谢舜名)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该书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非常适合闲暇阅读!关注本站阅读小说全文结局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呜呜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