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伏山霁妖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伏山霁妖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2-12

伏山霁妖是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倔强大小姐偏遇放荡公子,防火防盗不防闺蜜,终是一场空欢喜。辗转重生,重拾前世因果,一路斩杀妖魔鬼怪,修姻缘正果。

伏山霁妖全文阅读

风卷残云,烈焰冉冉穿透颤抖的身躯,架起的干柴伴随着一阵欢呼声燃起一堆烈火,越烧越旺,染红了半边天,烤热了一群看客。

被架起的女子一开始还拼命地挣扎,吱溜吱溜摇摆的火架子却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

“实在对抗不过,那就认命吧!”那坐在高台的判官笑盈盈地大声喊道,生怕被那火啸声围裹着的女子听不见。

“可惜啊可惜,善无好报,恶任逍遥啊。”一个顶着白发的老汉一边挤出拥挤的人群一边摇头叹息。

被捆绑的女子名叫“倪姬”,是一大户之女。此刻她不再挣扎,只恨不能早点看清负心汉和那假姐妹的嘴脸,现在不仅没有机会跳黄河,就连遭受“活焚”的酷刑也不能证实自己的清白。

悔不该当初太仁慈,还信了那一世的海誓山盟和姐妹情深。这一世注定悲惨结局,假如真有投胎转世一说,她不会再是一个任人摸捏的软柿子,说到底,慈悲也是有底线的。临死的这一刻,她才恍然大悟。

火光之外是热闹的喧嚣,似乎看不到一点点悲悯。被熊熊烈火包裹的身躯渐渐冷却,渐渐远离了喧嚣,静静地,静静地,清风拂面,似乎已经脱离了红尘苦海。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哐哐裂响,火架子轰然垮塌,看不清那绑在火架子上的女子是否已是一堆白骨还是一堆灰烬。总之,这世间已经是哭声、骂声、欢呼声交杂于耳,顷刻之后,一切又平静下来,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霓姬回望着那堆围困在火光中的孤零零的白骨,摇头叹息道,“哎,真可怜!”

“那个人就是你。”

一个全身白布包裹的怪人,头顶尖白帽,帽子上清楚地写着“一见生财”四个字,面色苍白,却总是一副笑脸盈盈的样子,吐着长舌头,说话结结巴巴。

霓姬忽地瞪大了眼,眨巴了两下,看着眼前的怪人,试图让疼痛来区分真实与幻境,却发现脚底死沉死沉的,双手不能动弹。

四周的花朵是枯萎而衰败的,死寂遍野,冷风飕飕,与那熊熊烈火和嘈杂的喧嚣比起来毫无生气。难道这里是阴曹地府?

“怎么可能?我这不是活着好好的吗?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快放开我!”霓姬试图摆脱身上的铁链子,这种被捆绑的不适感她已经尝试过了,不管现在是人间还是地狱,反抗是她第一反应。

“现在你信了?”一只手缓缓穿透她的身体,两张面容狰狞的鬼脸唰地逼近。

霓姬恐慌又失望地趔趄着倒退了两步,这才看清楚靠近的另一张鬼脸头顶着一顶高尖黑帽,帽子上赫然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全身乌漆墨黑,和刚才那个怪物一黑一白简直是绝配。

半晌,霓姬前仰后合地哈哈大笑起来,不肯相信这番鬼话。“你们是变戏法的吧?我霓姬什么戏台子没见过?就第一次见你们这样的,怪模怪样挺有意思。”

“严厉点!”黑白无常气得两相对视,异口同声道。第一次遇见这种在去阎王殿路上还笑得出来的鬼魂,兴是一种超脱?

“你们都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是在绑架我的劫匪?还是什么妖魔鬼怪?”霓姬固执地柳眉上翘,做鬼也这般迷人。

“我们是鬼差,黑白无常。”白无常伸长舌头,飘出来的话直在阴风里打颤,似乎对眼前鲜有***的女鬼产生了些许怜悯。

霓姬歪着脑袋又声声笑了起来,白无常说话的表情哪里像鬼差,嘴角明明上翘,不是在做鬼脸是做什么,难道是逗我玩?

“你说什么?”白无常逼近两只无光的冷眼,吃力而恐怖的神态倒是非常像是装出来的。

原来这两只怪物还会读心术,霓姬只好悻悻地暂时闭上了嘴巴,不过心里的嘴是无法闭上的。

阴间的路上森冷得可怕,没有阳光的照射,所以就没有新鲜的活物。

“哎哟,哎哟...”倪姬忽然坐在地上,幡然醒悟般大叫。

“你给我安静点!”黑无常狰狞着两只黑洞洞的眼睛,高举哭丧棒,两颗骷髅头顿时也狰狞着晃荡起来,被黑布条固定的腿骨直颤抖,铃铃当当的声音回响在静幽的鬼道上。

“在阴间,你是不会被任何物体伤害的,所以你装腔'哎哟'是很轻易被识破的,还会遭来众鬼的嘲笑,即使有小鬼故意使坏,也不可能伤害你,因为只有到了地府你才会享受到魂鞭,只有在那里你才会被折磨得不想做鬼。而现在,你还没有资格享受那种痛苦。”白无常冷静地科普着,嘴角扬起专家级别的自得,抖动着晃来晃去的长舌头。

“想必是吊死鬼升级当差?样子丑死了,有这行头还真是走运。”霓姬根本就没有仔细听白无常的解释,倒是一脸嫌弃地偷瞄着另一只鬼差。

“你说什么?”黑无常怒视怼过去,正好撞上那双小心翼翼的扑闪的眼睛。同样都是鬼,这女鬼与那白无常相比起来,确实是一个像鬼,一个不是鬼。

白无常牵起耳朵,回放霓姬刚才的嫌弃,还有黑无常一反常态的对比,死鱼眼就开始泛起了白白的芒光。

“你现在就是一只透明的女鬼,你想什么,要做什么,我们都一清二楚,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们会考虑让你多吃点苦头,比如加重刑法。”

霓姬怔怔地往四周看去,“押魂路”几个字赫然击打在心上,变形的魂飒飒地从身旁的缝隙里飘过,戏谑的咆哮声、哀怨的哭泣声阴飘飘的。这是阴间,没错。紧接着,又是一惊一乍的爽朗的大笑声响起。

“假如你安分点,我会请求判官给你减刑。”黑无常怒目圆瞪,很烦躁这女鬼的一惊一乍,阴间可没有精神病院,只好假装安抚道。

“不需要,这样无病无痛多好,在这里当鬼差简直就是阴间天堂吧?”她反问黑白无常,没等回复,她又释然道,“我现在终于确定我死了,一切都解脱了,而且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我要报复,我要重生。”

看到重生有望的霓姬总算摆脱了人间疾苦,难得如此开怀,爽朗不知所以的笑声吓坏了旁边的两个鬼差。

黑白无常这次算长了见识,面面相觑,无奈,只得摇头作罢。

白无常昂起头,黑无常挺起胸,加快了去复命的步伐,恨不得马上把这个让鬼都头疼的女鬼给处理掉。

霓姬被黑白无常押解着穿过白、灰、黑的押魂路。忽然一道刺眼的金光乍现,霓姬抬起双手挡了挡锋芒。

才多大功夫就来到了殿堂之内,没有辉煌的装饰,却芒光四壁,浑身的刺疼感灼灼腾起。

“跪下!”隐蔽在一旁的小鬼齐声喝道,此时黑白无常不晓得跑哪里去了?说好要给自己减刑的,倪姬瑟瑟地打量着周遭,看来鬼也是会糊弄鬼的。

两个小鬼上前按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鬼,倪姬扑腾一下就跪下了。

“你可知罪?”殿堂之上一位戴着长挑官帽,浓眉悍眼的大头鬼厉声问道。

“我?不知罪。”既然阴间也有判官,那就要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公道。

“你真不知?”

“我贤良淑德,尊老***,乐善好施,我哪里有罪?”

“你红杏出墙,陷害忠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众叛亲离,遭人唾弃,最终处以极刑,来我阴曹地府,此时你还不供认,可见你并非善类。”

审判官一口气把全部罪责像拉快板一样有节奏地震响于殿堂。

“地府当官的都是有技艺的?要是我留在这里也会有个一官半职吧?”霓姬咬唇苦想,假如又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判官,重生怕是没有希望了。

“认罪了要怎样?”倪姬并不正面回答。

“认罪画押,就服刑。表现得好就可以轮回转世,像你这种恶人只有下第十八层地狱,经过千百回炼狱极刑,审核通过还有望投胎转世。”旁边一个像书生的鬼朗朗道。

“这个鬼倒还像个人。”霓姬深深望了一眼。

“不认罪呢?”

“证据确凿,拒不认罪就给予酷刑,魂飞魄散,永世不得为人。若有冤情,经过核实,可以免去酷刑马上投胎做人。”

“额,做人不就是一种酷刑么?要不你们为什么不做人?鬼差大哥?”霓姬环顾四面的小鬼,又直勾勾地望向审判台。

“休得无视殿上威严,现在就是你招还是不招也要挨魂鞭。”审判长黑着脸就要开始打人的架势,这跟人间是一模一样,看来是人间的坏官死后又做了个坏官,估计这也是行贿得来的吧?

“来人,行刑!”没等倪姬认罪,判官就开始动真格的了。

“啧!”

“慢!”

“魂飞魄散前还有什么遗言?”审判官胡子陡然***,眼神厉朗,果然这招对这女鬼有用。

“遗言?鬼还有遗言?”算了,现在想不明白也不想了,可不能错过再次申辩的机会。

“民妇可不是恶人,人间在历的恶事都是遭人陷害,那些人官官相护,个个见钱眼开,草菅人命,不知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我早已看透阴谋算计,世间炎凉,我无力挣扎,只好任命宰割,痛忍酷刑,这都是老天爷给的命,我认了。”霓姬俯首辩驳道。

“我这里清楚地记载了你的恶行,真正的原因马上就可以对证。”阎王爷的坚朗的眼神忽然温顺起来。

伏山霁妖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一个全身漆黑的高尖帽小鬼小步快走地呈上红折子,阎王老爷眼里闪过一道绿光,瞬间一切了如心间似的,转而拍案起身对下跪的霓姬道,“你本善良,不过罪也恶极。”

“我就知道,判官大人一定有定我罪的理由,这人间地府果然是一样的。”霓姬坦然笑道,这场面与她在世时有何区别?

“人间地狱自有公道,因果报应自有时候。你罪大恶极是因为你太过善良和仁义,是你把恶推向了极端。”判官摆了摆手,“这也是你自己种下的因,结的果。”

霓姬深知为官的总是套路一重一重,她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对眼前的一切不再信任。

“来人啊,把她给我押下去,魂鞭百次,魄打千次,蛊散万次,过刀山越火海。”判官看出来眼前这女鬼是个铁石心肠,不吃点苦头是不会坦白的。停顿片刻又转向旁边的鬼差道,“若尚有一丝游魂就让她转世吧,量她也长了记性,来世是非分明,保留做人的底线。”

随即,倔强的女鬼被三五小鬼差拖了下去。这一次倒觉得身子沉沉的,似乎灵魂回归了肉体,紧接着就感觉到全身疼痛难忍,眼前的世界空洞又深邃,望不到边际,也看不清事物,只感觉整个身子快要分崩瓦解,瞬间就不想这样死去,好好做个老实的小鬼不好么?非要负隅顽抗!

为何在凡间从未觉得死亡是可怕的?而做了鬼却不想再“死去”,再“死去”就是灰飞烟灭,再“死去”就不会再有生的希望。想到这里,倪姬脑瓜如同击闪一道灵光,想要“活”下去的意念越来越清楚。

霓姬在一个人的暗黑世界里挣扎,直到精疲力尽,直到没有了力气再折腾下去。感知轻飘飘的回荡着,还没等反应过来,那丝幸运的游魂就被一阵阴风送到了鬼谷子。

背对自己的是?一堆稻草?霓姬张望着四面,似梦非梦般揉了揉眼睛。放眼过去就看见那堆稻草猛然回过头来,吓得这丝游魂没了正形。脏兮兮的稻草近了且满怀地笑着,模样却生生教人害怕。

“你过来。”披着稻草的怪物发出老太太的声音,颤抖着的手握着一只破泥碗。

“别怕,别怕,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老太太撩开额前似稻草般的长发,把拿着破碗的手递到倪姬跟前,“我这汤熬好又冷了,我又熬,冷了又熬,现在终于不用再熬了,你赶紧喝了吧!”

那布满褶皱的老手,它像皮筋般无限伸长,想要逃跑的霓姬来不及躲闪,被橡皮手逮了个正着。

“我不喝,我不喝,我还不想死呢。”

“不行,每个来这里的小鬼都必须喝下我孟婆的汤,否则这世间就要乱了套。”老太太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拐杖,一改刚才的和蔼,微微一使小性子,就震天动地。

“你是孟婆?”女鬼瞪大了眼睛,传说中的孟婆还真有,看来生的希望更大了。“你的汤有解药吗?要是喝完后悔了怎么办?难道不可以在这里做一辈子小鬼么?”霓姬终于明白自己已经从炼狱里捡回一条鬼命,现在正奔向转世之路,身上的痛灼感在慢慢消失,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喝下一碗孟婆汤。喝下,自己就可以重新做人,可是喝下,岂不是就忘记了血海深仇?岂不是便宜了那些残害自己的人?所以一定要讨个解药,给自己留条后路才行。

“你废话倒挺多,但,我这里没有解药,也没有理由不喝,这都是你的鬼命。”孟婆一把抓住霓姬,掰开她的樱桃小嘴,猛地把碗里的汤咕咚咕咚灌了下去,瞬息一张老脸桃花绽放。

霓姬措手不及,被呛得不行。片刻,明显感觉到胃里翻江倒海,她想要把手指伸进嘴里把那似毒药的汤抠出来,可惜那汤药已经快速扩散开去,深入到每个细胞。

“做人,是这辈子最难做的事。我可以变成一颗树,或者一棵草么?...”

霓姬失望地祈求道,却没等回应就感觉自己整个身子在快速地坠落下去,空落落,伸手抓不住一根救命草,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变成一个婴孩,然后又过着那无聊的人生...”霓姬挣扎着,在空洞不安的世界里胡乱地乱抓一通,老太太的碗还没拿稳就被张牙舞爪的爪子打翻了去,霓姬来不及看一眼手里的东西,就狠狠地摔了下去,甚至来不及惊呼...

“李霁大小姐,还睡呢?”

光,是人世间的光辉,刺眼,却很有生气。倪姬微睁的眼睛忽然瞪得溜圆,眼前这个做着鬼脸,拿着鸡毛在自己鼻尖扫来扫去的男人,不是那个白无常么?难道他也投胎转世来了?孟婆汤到底有没有用?我怎么不是一个婴儿?我来世还叫霓姬?我的天啊!霓姬挠着脑袋梳理起一连串的问号。

掀开被褥的瞬间,手指触碰到一个硬硬的容器,拿起来一看,这不是孟婆的破泥碗么?这是真的?还是在做梦?霓姬跳起来,双手抓住“白无常”的衣襟,“快给我拿镜子来,快点!”

白衣男子不知所措,慌慌张张在房间里摸索半天才找来一面铜镜,霓姬一个劲催促,“慢死了,你是乌龟投胎转世的吗?”

“可能是吧!你也不给我说说镜子放哪,害我苦找。”男子挤出皮笑肉不笑的面孔,故作可爱。

翻身坐起的霓姬一把夺过镜子来,镜中的***似乎要比想象中的还要***万分,明眸皓齿,凤眼柳眉,那精致无比的五官正是她自己,不改一丝面容。

不不不,是李霁,眼前的男子分明称呼自己为“李霁”。李霁抬手掐了掐脸蛋,会疼,不是鬼,是梦?

“你不熟悉我啦?这么快就忘记你的救命恩人了?”男子装作有些不喜悦,眼睛却好奇地望着李霁的***又犯傻的样子。

“小姐,您终于醒啦,老爷吩咐奴婢过来给您更衣呢,待会还有一场比武招亲呢。”一个穿着绿布衣裳的丫鬟闻声屋里的说话声就赶紧进了来,瞧见自家小姐已经醒来,喜悦地传着老爷子交待的话。

李霁拍拍脑门,一场比武中不慎坠马的情景赫然闪现眼前,而眼前这个身着白衣的男人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做了自己的人肉垫,而刚才从天而降的自己难道真的是一场逼真的梦?

李霁看了一眼榻上的破碗,顾不了梦里的真真假假,跳起来就蹦哒蹦哒的兴奋劲儿,感觉身上元气满满,心里嘀咕,“我倒要看看是谁还敢来找死?”

“卓公子,请吧。”

守在房间里的男子还没反应过来,李霁已经一溜烟出了门,于是侍从丫头只好提醒道。

“你家小姐性子刚烈,一惊一乍,看来外面的男子有得苦吃了。”白衣男子挑眉,尴尬地牵起一丝冷笑。

烈日当空,八丈高的看台依旧坐满油头粉面的官僚和商会老板,他们无一不想与李家结盟,所以有儿子的都来了,没儿子的也临时找来了“干儿子”顶替,可以想象李家在当地的势力是何等庞大。

但是李老爷谁都不想得罪,但真能从中找到中意的女婿也算了了一桩心事,因为李霁确实老大不小了,可从来没有一个中意的男子入得了她的眼,更重要的是论文论武都还没有一个男子及得过她,所以这样一场比武招亲是李家老爷婉转推辞达官贵人联姻的一个堂皇的借口,也顺便探视一下是否真有其人能俘获宝贝女儿的芳心。

李霁虽是李家唯一的千金,但却从小不受约束,生性傲娇,独来独往,对于联姻一事更是嗤之以鼻。她不能顺从也不能违抗,但是她总有办法让这件事做不成。

李霁刚从屋里来到众人跟前,一个自称崔家大公子的男子就腾空闪现。他嘴里叼着一根被***刺的月季,俯身抛出嘴里的花儿道,“霁小姐,你如这月季般***刚烈,可是这世上难得的奇女子。今天,我崔元山就来与大小姐切磋一二,还望大小姐切莫手下留情。”

“你的花还是拿回去留着给你未来夫人吧!我怕没刺的月季拿不稳。”

李霁嘴里哼哼着不屑,一脚勾起还未接手的月季,腾空一个翻转,溜光无刺的月季便稳稳地***席前一个窄口径大肚花瓶里,花瓶里插满数种名贵花卉,那月季在中间更显得小气又低贱。

“李大小姐真是好身手啊!”

“小姐真是厉害!”

“厉害,厉害!”

围观众人大呼叫好,又是一片恭维的掌声。

“今天的比试就是插月季。”李霁回头看着崔元山,胜券在握地露出自得的璀璨笑脸。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伏山霁妖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