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缘劫愿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缘劫愿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2-12

小说缘劫愿是一本好书,你会忘却了紧张与劳累,处事的烦恼与愁绪也会随之消失,没有寒暄与打搅,独自神游于字里行间,世界读书日,让我们养成阅读的好习惯,一生都与好书相伴吧!“情爱之事谁能说的完全。我们之间谁是谁的缘,谁是谁的劫,你不知我更如是。我只知,你是我毕生的愿,是我永世的念。”[1V1仙侠耽美!]

缘劫愿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沛文星君您确定要下凡历劫么?其实您大可……”一个小仙童看着立于历劫台上的泽允开口。

泽允未笑,但是唇角却依旧微微勾起,神色温柔好比春风拂面:“暮朝你是知晓的,我决定的事情不可能有所更改。”

暮朝看着泽允半晌,而后朝他作揖道别:“暮朝恭送沛文星君。还愿星君一世安康。”“便借你吉言吧。”泽允一笑,而后便跳下了历劫台。

此时从远处跑来了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裙的女仙,神色匆忙:“暮朝文君可曾看见沛文星君?”

“星君刚刚下凡渡劫,司命可有何要紧的事尚未禀报么?”暮朝略带不解。

那名女仙是现任司命,名为念笙。虽说她已执掌司命一职百年之久,性格却是十足十的马虎。在命格簿上写错什么,也已是习以为常。不过好在每每都能将其补上,于是君帝也并未苛责。

念笙的语气中是满满的懊悔,双手拽着自己的头发,仿若恨不得将头发拽下来一般:“这下完了……”

看着念笙的模样,暮朝有些心惊胆战,只盼着念笙这次并未出什么差错。

“我……我一不小心将沛文星君的命格和另一位仙君的历劫命格写反了……”念笙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后来似乎根本听不见。

-

谰朝三十九年,京城富商沈氏,喜得一子,定名清奕,沈父大悦,摆流水席三日。这三日堪比春节,热闹非凡。

一年后,沈氏之子周岁抓周,拿着沈父的一只小檀木紫毫不肯放下,这可乐坏了沈父,大笑曰:此子将来定然有番大作为。众人皆笑道:是。

谰朝四十六年,沈清奕刚满七岁,长得粉雕玉琢,彬彬有礼。光就诗词做对而言,谰朝内竟无人能能及。

一日,沈父将沈清奕叫至书房,似有何事想要询问。

“爹,您找我?”沈清奕的脸上是一如既往地微笑,宛若春日暖阳。沈父放下手中毛笔,对沈清奕道:“奕儿可愿随为父,学习商道,日后继续祖业?”

沈清奕略一番思量后,道:“孩儿愿意。但,爹爹孩儿仍未至始龀,若现在爹爹便开始教导孩儿经商之事,恐叔伯还有不满。”

沈父自然是知晓偏房窥探沈氏的钱财,只是他未曾想到,自己这个七岁的儿子能想得如此之多。

沈父大笑。于是沈清奕学商道便这般被定下了。只是对外一直说是沈夫教授沈清奕君子六艺。偏房的叔伯也无话可说。

沈清奕学东西飞速,就连曾被说过是经商奇才的沈父也连连赞叹。说若是沈氏家业到了沈清奕手上怕是要更上一层楼。对此沈清奕也总是浅浅一笑,道一声“爹爹赞谬了。”

谰朝五十年,沈氏祖业忽然被查封,说是给了某个官员送了礼,得了庇护才生意才会如此之好。百姓皆知此乃冤枉,只是官大于民,他们也只能在暗地中说说皇帝的不公。

是年沈清奕年方十一,仍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在爹娘的掩护之下逃离了沈府。亲眼目睹了沈夫的灭败。

走时沈父给了他一些银票,与他道:“离开谰朝,向西南方走。去洛阳投奔外祖家。”

沈清奕从未去过外祖家。也只是原先听母亲说过,外祖家是洛阳的官家。只是因为原先不愿她嫁了一个商人,便从此不愿再见她,认她这个女儿了。只是现下以过去数年,想必他们定然也已经气消了。

沈清奕应下,当日便买了匹马,逃出了谰城。或许是因为遭受了过大的打击,再加上连日不眠不休的奔波,第三日他便染了风寒,晕在了客栈。还是店小二发现后找来了大夫。

最后虽说是病好了,但却依旧留下的顽疾。受不得冷,着了凉染了风寒便会日,日,咳嗽。

无奈之下沈清奕之好又买了架马车,雇了个车夫。就这般几日之后,终于到了洛阳城。

站在林府之前,沈清奕是不愿意***的。只是若是不***他又能去哪里呢?犹豫再三他终于还是敲响了林府的大门。

“是谁啊。”一个家仆将门开了一条小缝隙。“沈清奕,来拜见外祖。”沈清奕站得笔直,见家仆出来,将母亲写的一封信递了出去,“还望帮忙将这个交给家主。”

那位家仆看沈清奕虽说风尘仆仆,但是一身华贵的气质难掩,于是便将信纸接过,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

沈清奕开始也是微楞,而后才想起这家仆所要的是什么。他从荷包中拿出一块银锭子塞给家仆:“麻烦了。”

感觉到忽然变得沉甸甸的双手,那家仆当即眉开眼笑,连连道:“公子的信,小的一定转达。还请公子在门外等会儿。”沈清奕点头,看着大门再一次紧闭。

洛阳城内刚刚下了一场雨,微微潮湿的空气,带着清冷的风吹在沈清奕的身上。他不禁将外袍拢了拢,只是单薄的衣衫根本没办法取暖。

不知过了多久,那家仆开了门将已经变得皱巴巴的信纸还给了他:“家主说不愿见你,让你快些离开。”说完便关上了门,不去理会立于门口的沈清奕。

忽然沈清奕脚下一轻,整个人猛地栽倒在了门外的小水洼里。待他起身,也只听到了大门再次关上的巨响。

他苦笑一下。昔日沈家尚存的时候,他何时如此狼狈,只是现下沈家灭了,也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就算旁人对他这般,现在的他也依旧无能为力。

回到客栈,沈清奕只觉得头重脚轻,难受得紧,只好给店伙计了些银两,拜托他叫个大夫过来。拿了钱的伙计乐呵呵的应下,而沈清奕则回到房中便歇息去了。

“小公子,小公子?”

沈清奕是被这阵轻唤叫起来的。他努力用手将身子撑了起来,用喑哑的嗓子道:“何事?”

那店伙计端过来一碗乌黑黑的药汤道:“小公子,这是刚刚那位大夫开的风寒药,要不然您先喝下再睡吧。”

缘劫愿全文阅读

头,依旧疼得厉害。沈清奕皱着眉强忍着不适将碗接过,将那里头药汤一饮而尽,而后又道:“多谢。这抓药的钱待我好了,一并给你吧。”

那店伙计看着沈清奕的模样,连忙摇头:“使不得,使不得。小公子这请大夫和抓药的钱本就是你给的了。我怎么还能多要公子的银两啊。使不得,使不得。”

看着这店伙计,沈清奕不禁想到了先前的那个林府家仆,暗道两人当真是天差地别。他勾唇勉强笑了下:“那么,这几日便麻烦你了,若是银两不够了,你再来找我取可好?”

店伙计点头,扶着沈清奕躺下,嘴里开始嘀咕:“先前小公子给了那么一大块银子,有怎的会不够用啊。”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沈清奕这普普通通的风寒,竟然养了六日才养好了一半。而这其中,那店伙计当真是丝毫没有找他多要过银两。

到了洛阳的第八日,沈清奕穿着一身月牙色锦袍,在城里悠闲得走着。猛地他忽然在一家字画店之前驻足。他闭着双眼,将手伸入怀中,摸着里面剩下的银票,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

终于他抬脚,走进了那家字画店。

原本那掌柜的还以为是来了什么客人,起身一看,发现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于是收起了先前的兴奋重新做回了位子上,将算盘打的“啪嗒”响。

十一岁的沈清奕刚刚好同柜台还要矮上些。他无奈之好敲了敲柜台,然后稍微后退两步,方便掌柜能看见他。

“这位小公子您是打算买点儿什么啊?”客人已经证实了自己已经到了,掌柜也之好出声询问,只是态度很是敷衍。

沈清奕也不恼,只是问道:“您这儿可以收字画么?”“可以。不过若是差了,自然是不会收的。”掌柜依旧打着算盘,也不知是否真的在算账。

沈清奕点头,表示明白。而后他又问道:“您这儿有文房四宝否?可否借之一用?”掌柜似是被烦到了,打算盘的手停了下来,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清奕:“诶,我说你这小公子,我这儿本就是字画店,怎可能没文房四宝啊。”

“可否借之一用,用完之后,我定然会给予报酬的。”沈清奕瞪着双大眼睛,极其认真地看着掌柜。

终于,掌柜败下阵来,拿出一套文房四宝,对沈清奕道:“拿去用吧,拿去用吧。别来烦我了。”沈清奕看着到手的文房四宝,朝掌柜稍稍弯了弯腰道了声多谢,之后便走到桌案之前,将东西一一放好,取了些水开始研磨。

他闭上双眼,脑中出现过原来在谰城沈府的种种回忆,眼眶忽然湿了几分。抬手将泪擦干,停下研磨的动作,他拿起笔开始早微微泛黄的宣纸上作画。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不过一刻钟之后,沈清奕吐出一口浊气,放下笔将纸上的墨迹吹干。“掌柜这幅画你们可收?”沈清奕将画作打开放在掌柜面前。

原先掌柜只想要匆匆甩一眼,将沈清奕打发走,只是这一看便楞了神。他看了许久,而后神色激动的抓着沈清奕的肩膀:“这可是你画的?刚刚画的?”

相比于掌柜的激动,沈清奕便显得淡然地多了:“是了。只是这宣纸笔墨实是不好,也就只能这样了。”

掌柜哪里还听得进其他东西,当即将这幅画放于柜台上,细细得看着。“诶,我说小公子啊,你这留白处是打算做何?”沈清奕踮起脚点,朝掌柜手指的地方看了一眼,而后理所应当道:“题诗啊。”

说罢沈清奕将画卷抽了回来,走到先前的那桌案前,将书卷放于其上,然后拿起毛笔,迅速在上面写了几句话。

待掌柜想要阻止时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略有心疼的走上前,在内心安慰着自己:就算诗不好,单凭那画作也是可以卖出不少银子的。

“好了。”待墨迹已干,沈清奕说了声,成功再一次引起了掌柜的注重。

掌柜迫不及待的凑前看去,沈清奕的字不似他这个年纪的孩童那般,带着些许的稚嫩,反倒更显风骨,好似一个如月皎洁的公子。

就这他刚题的诗,掌柜轻轻念了出来。

“妙啊!妙啊!”读了两遍,掌柜结合着那副画,出口赞叹。

只见那画面留白之处写着四排的七言绝句——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风日晴和人意好,夕阳箫鼓几船归。

不过简简单单二十八个字,但却当真写出了春日的好,夕阳的美,人们的喜。同画卷之中的情景交融,仿若人间仙境。

“这画卷可卖?”现在掌柜已浑然忘记了自己先前是怎么看待沈清奕的了,甚至忘记了原先沈清奕便询问了他是否可以卖画。

只不过沈清奕自然不可能道出自己原本就是问过的这种事情,只是微微一笑,点头道:“卖的。掌柜可收?”

掌柜听完,眼睛都亮了,他能肯定,这一幅水墨丹青画能给他带来不菲的收益。“自然是收的。不知公子想卖多少银两?”

沈清奕听了,只是淡淡伸出五根手指。

“五十两?”掌柜试探的问道。若真的只卖五十两,恐怕是将着价格压得再低不过了。

沈清奕摇头不语。

“五百两?”掌柜再次猜测,虽说五百两是贵了些。但是若真的卖五百两,其他客人不愿买,他自己收着也是勉强可以的。

沈清奕依旧摇头。

“这……莫不是五千两?”掌柜微怒。这画的确是好的,无论是字还是诗,亦或者是画,只是五千两却也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沈清奕继续摇头,将手往里收了回去:“的确是五千两,但却是我给掌柜五千两,加上这幅画希望能讲掌柜这件店面买下。当然这店面明面上的掌柜依旧是你。我只收取每个月盈利的四成。”

“这……”掌柜有些犹豫。他的内心是愿意接受这个条件的,只是这店铺却是祖上留下的基业,若是这般轻易的卖与他人,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缘劫愿出色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